考完了理论力 心里没有难过了
(后悔不好好学习 复习的时候什么都不会 到底还是自己作孽)

十七岁的最后三个多小时
十八岁的第一天激情考四级。

即使有一点点底子一年不碰还是心很慌 毕竟不只是想考过 而是想考好 考的很好那种 就像大家都知道会考很高但是没想到会那么高那种。



意识到自己的丧会传染给别人别人的丧自己也会放在心上就有一种“过去的丧都对不起大家了”的歉意

评论

© Nooooope | Powered by LOFTER